新型毒品变身饮料贩毒团伙半年获利超百万元_腾讯分分彩官方网站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11-04 17:45

  新华网海口11月1日电 入水即溶口味纯正的“奶茶粉”“咖啡粉”,包装印有品牌和生产日期的“口服液”,这些竟然都是毒品。犯罪嫌疑人在饮料中加入摇头丸、“神仙水”,在咖啡粉、奶茶粉中添加K粉、冰毒,半年获利逾百万元。

  这是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日前破获的一起特大跨省贩卖新型毒品案。目前,24人组成的制售新型毒品团伙被警方捣毁,涉案金额数百万元。新型毒品是如何披上光鲜外衣被合法销售的?

  “这类毒品遇水即溶,即冲即饮,与各种饮品混合后,口味都不发生变化。”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李楠说,该类毒品吸食口感与奶茶、咖啡一样,甚至香味都相似。

  据警方介绍,此类新型毒品迷惑性很强。记者注意到,毒品的外包装上还印有生产日期、品牌、净含量等信息,和市场上销售的普通饮料几乎没有什么差异。

  今年6月,秀英分局在破获一起贩毒案中获得重要线个多月的侦查,专案组辗转琼、粤两地,基本摸清了以王某、郭某为首的跨省制造、贩卖毒品团伙的组织结构、联系网络等相关情况。

  “整个组织分工明确。”办案民警王冠说,郭某和男友纠集24人,利用陆路物流和客运的疏漏,从广东频繁以人员携带的方式将大量K粉、摇头丸等毒品运往海南,并以海口为据点,制贩新型毒品,再以批发、零售等形式销往海口、澄迈等地。

  “起初,警方发现大量饮料、咖啡粉、口服液等物品从加工窝点运出,却没有运输毒品的迹象。”王冠说,警方后来发觉,这些“饮料”“咖啡粉”“口服液”就是混进了K粉、摇头丸、冰毒等制成的新型毒品。

  “这是一个秘制配方,按一定比例用K粉、摇头丸等毒品配制,饮料的口味没有变化,主要销往娱乐场所。”90后的犯罪嫌疑人郭某年仅21岁。

  “这种最新的制贩毒品的方法利润非常高。”郭某说,一颗摇头丸外加几颗外号“飞仔”的冰毒,成本不过50元左右,添加饮料后,可卖到数百元的价格。

  据办案民警介绍,制毒的“秘方”由广州的毒品供货商提供,郭某纠集了男友王某等24人,在一间150平方米的民房里调制成各种新型毒品,半年获利逾百万元。

  据警方调查,外包装酷似咖啡粉、茶叶包、小罐装饮料、口服液等的新型毒品,近期在海口市和海南西部市县的娱乐场所频频出现。“每一包饮料的毒品含量非常少,隐蔽性极强,在娱乐场所吸食很难被发现,稍有不慎还容易被人蒙害。”

  犯罪嫌疑人郭某交代,这种新型毒品八成以上销往酒吧、KTV等娱乐场所,用开水冲泡服用,会出现和吸食毒品一样的反应,长期饮用会产生极大的依赖。

  那么,这种新型毒品如何能顺利进入娱乐场所呢?记者近期在海口市一些娱乐场所发现,毒贩和娱乐场所对利润的追求,是新型毒品发展蔓延的温床。

  在海口市金龙路上的一家高档歌城,午夜12点以后,一些VIP包厢门外有专人把守,只准包厢内的人进出,包厢内的灯光极其昏暗,快节奏的音乐震耳欲聋。在舞池边,不时有人对记者询问:“要不要来一杯特制饮料或鸡尾酒?”

  阿明在海口市一家KTV做服务生已经三年,他说,娱乐场所为了多招揽回头客,让客人延长娱乐、消费时间,对吸食摇头丸、K粉等毒品都是默认的。“我在参加KTV酒会时喝了放K粉的饮料,当时都没有发觉。”

  “许多人愿意吸食这类新型毒品,认为用一点不会上瘾,是一种时尚。”李楠说,新型毒品强烈刺激人体的中枢神经,增强兴奋度,延长愉悦时间,很多人对其成瘾性、依赖性和对肌体器官的伤害等往往不甚了解。

  海南省中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孝民认为,打击力度不够是毒品难以根治的关键。他说,相关监管部门总是习惯于高强度地“管一阵”,然后又松懈下来,对毒品的监管打击成为“猫捉老鼠”式的游戏。只有实行对毒品全程监管,确保不留死角,才能走出“一阵风式整治”的怪圈。

  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党委书记柯廷雄认为,需要多部门打防并举,在源头治理和监管责任追究等方面下“猛药”。一方面要加大新型毒品成瘾性的宣传,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立法强化公安、工商、食品药品监管等相关部门的联合打击力度。

  一些专家表示,加强对生产精神类药品厂家以及物流行业的监管刻不容缓。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生产精神类药品的厂家监管到位,有效制止国家管制的精神类药品非法流入市场,把源头堵死。

  警方提醒,新型毒品包装更趋于隐蔽,在一些在娱乐场所举行的聚会,不要轻易喝陌生人递来的饮料酒水。